Pages

Subscribe:

Ads 468x60px

2013年7月17日 星期三

當兵什麼都是假的,只有平安退伍才是真的

本人是海軍陸戰隊下士班長退伍,服役期間大多是擔任參一文書,在我服役的時間也曾送一位小兵去關禁閉,至於我營本部本身就是三軍區的禁閉室。關禁閉的人我是看了不少,也從經過66師的禁閉室,憑良心說,如果按照媒體所言,這樣的操練會出事情,那換成陸戰隊那死傷可能就無數了,今天造成一條人命,恐怕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,希望未來能夠真相大白水落石出,也才可以還家屬一個公道。
憑良心說,今天的記過對於這些職業軍人來說已經是損失慘重,前途已經黯淡無光。
整個陸戰隊軍旅生涯也出過不少事情,我從新訓中心結訓後,我連上的一位同梯就在家上吊自殺,還記得他的名字叫做丁建中。當我們放完結訓假回到龍泉新訓中心時,就發現氣氛不對,後來才知道出了事情,他是一位台大畢業,更重要的是國小念國語實小,國中我忘了念哪,高中是建中,一路讀書十分順遂,可是卻不小心抽到海陸,ㄟ我是自己抽900多隻簽才24隻海陸,卻讓我中簽。不過還好我一路有人關照,所以混得還不錯。我那位同梯可就不同,擔心未來下部隊的情況,想不開就上吊,據說法醫相驗時全身瘀青十分嚴重,後來才知她會念書,可是身體不太好,結訓前爬個五百障礙就造成這樣的。所以,在軍中有關係就是沒關係,沒關係自己就要多小心。
下了部隊其實才是陸戰隊弟兄苦難的開始,那我那部隊其實管的就有陸戰隊天下第一哨之稱的連隊,位在三軍總醫院附近,一堆弟兄夢寐以求的哨所。那哨所我是去過,憑良心說,還真爽。剛下部隊先在基隆的營部訓練後才下到連隊,也曾被老兵操到趴在地上起不來。不過,我的運氣其實不錯,沒多久與星星王子(劉宗恆,當年他爸是海巡署的中將)一同受訓後,沒多久就直接從兩兵晉升下士,當時這堆老兵看多超不爽,暗地裡不斷早我麻煩。不過,這些老兵日後就知道我的利害,點召點死你...哈哈哈
服役期間最有印象的就是連上一位小兵被指揮部徵調去廚房,結果這小子晚上偷溜出去,遇到臨檢時,結果他竟然掏出軍人身分證,接著那假單呢??哈哈,後來被憲兵送回指揮部,我就知道事情大條了。最後,連長裁示送三軍區禁閉室關了一個月。
還記得我送他去關,其實程序一天就完成了並不像媒體所說,本來要七天結果變成一天。不過,我營部這禁閉室其實不是陸戰隊很操的地方。明德班是關管訓份子應該是對沒人性的,接下來就是兩師(那時候稱師,現在改為旅)的禁閉室,據了解也是每天做不完的體能。不過,這些都是犯了重大軍紀才需要關。不像這次,我認為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需要這樣嗎?況且要退伍了需要這樣嗎??有特別給他整理...很難相信沒有。
前國防部長蔣仲苓先生曾說:哪個部隊不死人。憑良心說還真不少,但是一個好好的男孩到部隊常常不能變成男人,而是變成一個阿達甚至為國捐軀其實不在少數。

所以,當兵什麼都是假的,只有平安退伍才是真的

雖然,本人號稱皇家陸戰隊,三等士官長(等吃飯、等放假、等領錢)退伍,但在服役期間本人還是戰戰兢兢努力完成長官交付的任務,最後順利退伍。
像我那時的人事官就因為跟營長不對盤,.後來調去參加兩棲訓,成為蛙兵排長,後來如何我就不知道了。也希望他目前一切安好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